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晓荷道袍下的罪恶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57: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十年前,凌晨寅卯交错之时。  北极山下的紫微庙,紫棣道长正在一块巨石上盘膝打坐行功运气。蓦然,一道白光从身后飞来直穿过紫棣道长的胸膛,一股血箭从道长的口中狂喷而出。一个中年人缓缓走到紫棣道长面前,一把夺过道长的铁拂尘搭在自己的肩上。单手呼了声法号说:“老道长,对不起了,弟兄们被逼得急,没办法,只能借你的紫微庙一用了。”  “你!”紫棣道长拚着一口真气,用力将一股血箭射向中年人的脸颊。中年人惨嚎一声,跌坐在山石上。  不到半个小时,紫微庙里的六个道士悉数被杀。    一  北极山下的紫微庙香客越来越少,十年后几乎断绝了香火。  一条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直通山门,山路两侧林木葱翠,绿草摇曳,蝈蝈和蚂蚱在草丛里跳来跳去。几只小鸟伸长了脖子,睁圆了眼睛,直勾勾凝视着蹦跳的昆虫,作势欲扑,那样子十分可爱。  傍晚,微风轻拂,残阳如血,掩映在苍松翠柏中的紫微大殿被染成金色。大殿上空,一大群铁翅鸟在高空中盘旋。  在北极庙空旷的紫微大殿里,跌坐着一个奇丑无比的老道。老道其实不老,也就五十来岁,个子高挑,瘦骨嶙峋,头发花白,青灰面皮,眼小嘴大,一袭青色道袍穿在他身上似乎不怎么合身。老道满脸紫黑色的伤疤放射着清冷的光,在夕阳映衬下更加恐怖。  老道心思重重地在大殿里踱着方步。踱几步,抬起头来望望殿门,好像在等什么人。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人影一闪,一微胖中年道士来到大殿前面,进入大殿,转入紫微大帝神像后面,在一个按钮上用拂尘把儿轻轻一碰,一道小门无声地开启,道士腰一躬进去了。  进得暗门之后,顺着一道石阶而下,又有一道石门。中年道士对着石门毕恭毕敬地喊道:“宫主,无尘到。”  “请进。”  这一声“请进”,活像一只阴沉而带刺的野蚂蜂,在空旷的大厅里上下翻飞,绕梁飞腾,嗡嗡之声,悠悠回荡,在四壁碰了一头后,又悠悠集聚在无尘的耳朵里。无尘心神一紧,暗道:好你个悟能老道,自从你暗杀掉紫微庙紫棣道长和他的六个徒弟,霸占了他的地盘之后,居然带着弟兄们做起道士来,一个个道貌岸然,嘻嘻,好玩。不过悟能老道对武功一道极具灵性,在地宫里潜心习武,修练内功,十几年功夫没有白费,一元无量神功已有相当火候。他娘的,看来悟能老道一时半会死不了,要想当上宫主,还颇要费一番手脚呢。思忖之间,地宫厚重的大门徐徐开启,无尘道士迈着碎步,低着头,缓缓步入大厅,毕恭毕敬地面朝西面墙壁轻声说道:“宫主。”  “呵呵,好,无尘。好消息,刈陵方面来电。说老三老四已经到达指定地点,正在秘密监视吴晓丹的行踪。这妞儿,太他妈漂亮了,老子是务必要将她抢回来,纳入十大嫔妃之列,妃子是要不断更新的,那几个年老珠黄泛了味儿的,奖励给有功的弟子分享了。你告诉老三老四,吴晓丹的父亲他妈的是县人大代表,三十年的老支书了,在刈陵县颇有影响,弄不好咱就裁了,这小妞不好对付,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宫主,还有吴晓丹的哥哥,可是乡里的副乡长啊,与乡里派出所那帮警察打得火热,宫主,以我看,还是放弃这个妞儿重新特色人选吧。”  “不行。“悟能老道截断无尘的话,沉声说道:“没有比这小妞更漂亮的了。这样吧,这边咱们另行安排人手,让老三、老四他们与派出所的警察们玩一玩,牵制住他们的精力,他们不撤兵,咱们也不撤。这边,咱再合计合计,想个完全之策。”  声音悠扬,在大厅内绕梁三匝后,然后又钻进无尘的耳朵里。无尘知道,声音发自某一个密室,这里有好几个密室,只有一间是属于他的。    二  闻听宫主问话,无尘赶紧答道:“启禀宫主,据线人报告,说目前吴晓丹好像已经察觉出我们在行动,所以,就藏匿在距县城七十多公里的广志山上,具体的隐藏地点,我们还在查找中。”  “好。”悠扬之声再起:“要快,不能让警方把这小妞救走,我们必须赶在他们前面把小妞擒来,我们要和警方赛跑,懂吗?”  “懂。特别是他那个做副乡长的哥哥,据听说有身好武艺,内功修为相当了得,一双铁砂掌鲜有人敌,这个人厉害,给他个支点,他能把地球撬起来,我们必须时刻提警惕,他远比派出所里那几个吃闲饭磨洋功的警察难对付得多。”  沉默。一阵沉默。  空旷的大厅四周墙壁上,悬挂着几十只各类野兽的头像,个个呲牙咧嘴,面目狰狞,尤其是在忽明忽暗五颜六色的灰暗灯光映衬下,像一群勾魂的恶鬼在乱舞。  “无尘。”猛然,悟能老道喝了一声,无尘吓了一跳,急忙一弯腰答道:“属下在。”  “你可知罪?”  声音不高,但无尘听来,却不蒂晴天霹雳。他微颤,忙答道:“不,不知宫主何出此言?”以无尘判断,老道是否察觉出他有谋算野兽派,篡夺宫主的图谋?顿时冷汗直下,一颗心提到嗓眼上。  “说,你背着我,都干了哪些好事?”  还没等老道说完,无尘唿嗵地一声跪倒在地,向发音方向磕头如捣蒜:“宫主明鉴,属下,属下可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啊。”  “嗯?”老道的话音冷如冰霜:“既然做了,还不敢承认,你是大丈夫男子汉吗?”  无尘大惊,他觉得他估计对了,这个狡猾的悟能,他是从哪里得的口风?我做得够隐秘了,还是被他看出倪端,好厉害的老懒皮啊。虽然如此,无尘既然做到副宫主的分上,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定了定神,忽又想,不对,按说,老道不该察觉出我的意图,因为我只是有这个想法,但却没胆量真的去做,所以,也没有向谁透露过丁点口风,这一定是老道在试探我,决不能上了老家伙的圈套。这样一想开来,心里也就胆大了几份,抬起头来,以中度的声音对老道说:“宫主,我可是百分之百忠于宫主的,这你知道。”  “嘿嘿。”老道冷笑一声说道:“忠于我,还背后干那见不得人的事?”  这话马无尘问得有点发懵了:“宫主,属下蠢钝,不知你。”  “哈哈哈哈。”老道突然大笑一声说道:“看看,看看,让我说中了吧?好你个无尘,竟然背着我金屋藏娇。说,你的秘室,藏了多少美人?”    三  听老道这么一说,无尘的心才唰地一下放了下来:妈的,你个老懒皮,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呀。于是轻轻笑了一笑说:“启禀宫主,你老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了你。这两妞是下午几个兄弟刚送来,我挑了个不好看的,长得比较好丑的尝了尝鲜,还给你老留下一个漂亮的,正想给你老送来呢。”  老道又哈哈大笑了一阵说:“好你个鬼头,只此一项,我就能判你死罪。”  无尘又扑嗵一声跪下了,颤声说道:“属下知罪,望宫主开恩。”  “你怕什么?”老道笑声一收,低沉地说道:“无尘,我有姬妃小妞足矣,那个好的你留着,把那个丑一点的,赏给弟兄们吧。好,剩下的事你来做,师傅去也。”  无尘一颗高悬的心总算落了地,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谢宫主。”  这句话说完后,密室里传出微弱的声音:“请你好自为之。”  悠扬之声慢慢消失。无尘确信,老道,已经走了。  确信宫主退位后,无尘快速隐入一道屏封后面。紧接着,六个身穿皂衣的大汉鱼贯进入秘室大厅。无尘在属于他那间密室里,像老道一样神秘兮兮地给宫里的六个弟兄训话,传达宫主的命令。  “各位辛苦了。”  从一排巨型屏风后面,倏忽传出一声问候,在寂静空旷的地宫大厅里如同响雷,震得在场诸位的耳膜嗡嗡作响。  这六个大汉神经一紧,腰身一挺,齐声答道:“副宫主好,副宫主辛苦。”  屏风后面的声音悠悠再起,只是比刚才略低了些:“今天叫各位来,是要给各位交待一项任务。有个叫吴晓丹的大家想必都知道,刈陵出了名的小美人,目前听说这个人隐藏在广志山。老五、老六两兄弟。”  俩人齐齐躬身答道:“在。”  “你二人一惯做事小心谨慎,有智有谋,这次由你俩去执行任务,你们一定要小心谨慎,想办法把她的确实藏身之所找到,擒来交予宫主。”  “明白,副宫主。”  “其它人主要是配合行动,具体行动方案,我会派人单线与你们联系。这次行动非常重要,不得有半点马虎,如果失职,严惩不贷。”  一众兽徒齐声答道:“孝忠宫主,万死不辞。”  “好,会议到此结束。下去吧。”  一个“吧”字出口,声音已经远去。这六位大汉方敢长出了口气:“哇呀,真可怕。”  “你等说什么?”  从悬挂着几十个兽头像的石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叱喝。  六条大汉身形再次一挺,惊恐地回答道:“弟子该死,问副宫主好。”  “记住,你们永远都在我的监控之中,请好自为之。”  “是。”众大汉声音都颤抖了:“弟子谨记在心。”  “好,老五、老六留下,你们都去吧。”  “遵命。”  四条大汉大气也不敢再出一声,轻手轻脚地退出地宫。    四  广志山极顶,碧霞宫。  天上已是繁星点点,一弯玄月像一把明晃晃的小弯刀,羞涩地挂在天边,泛出微弱的亮光。  一个年约三十多岁身高树大的汉子从宫门口的台阶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低头看了一下表,快二十二点了。忽然,大汉心里一惊,身形一闪,隐身在一株栢树后面。这个大汉正是吴晓丹的哥哥吴一帆。  有两个黑影躬着腰,一步一伏,悄悄潜入碧霞宫后面。  “应该是这里了。”一个黑影说。  “不错,傍晚咱们侦察得清楚,是这小妞无疑。六弟,如此美色,就这样送给宫主那个老色鬼未免太可惜了。老弟,今晚,呵呵,咱先尝了鲜,再把二货带回去。”  “不妥不妥,五哥,宫主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到是。”一提起宫主,老五不禁打了个寒碜:“这么说来,是有点不妥,他妈的,总是便宜那老畜兽。”  听了两个黑影的话,吴一帆那股无名火唰地一下就冲上脑门:“你妈的,可恶,老子今晚就不客气了。”他像一头被激怒了的雄狮,大喝一声冲了过去,右手一把捏老五的肩胛骨,随飞起一脚,将老六踹倒在地,只听一声脆响,应该是老六肋骨折断的声音,老六惨呼一声,爬下不能动弹了,只有呻吟的份儿。  老五只觉得便浑身酸软,没了一点力气。吴一帆的另一只手捂在老五的嘴上,沉声说道:“你奶奶的,原来是俩道士。想活命的话,就回答我几句话,否则。”一脚又踢向老六腋下,老六闷哼了一声,没音了。  吴一帆仍然抓着老五的肩胛说:“我再声明一次,我问你几句话,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别想耍什么花招。”  “好,好好。”像猎物一样被人家抓在手里,要说老五心里不害怕那才是瞎话,浑身哆哆嗦噎,磕磕巴巴地说道:“兄弟,有,有话好,好说,你可不,不要冲动啊。”  “谁派你来的?”  “宫主。”  “什么宫主?”吴一帆有点不解,庙里应该叫道长才对,叫什么宫主?真是邪门了。  “北极山北极庙,悟能道长,他是我们的宫,宫主。”  “现在他人在哪里?”  “这个,我真不知道。”  “嗯?真的不知道?”吴一帆手上一用力,老六杀猪般地叫起来。  “在,在北极庙地下宫殿。”  “走,抗起你的兄弟,老吴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山下停着一辆标志牌小轿车,吴一帆掀开后备箱,将老五、老六塞了进去:“进去吧,里面很舒服,畜生!”  四十分钟后,吴一帆将老五、老六押送到乡派出所交给曹所长。  三辆警车嘶鸣着笛驶出,派出所而后兵分两路,两辆警车南下直奔北极山紫微庙,另一辆警车呼啸着北上广志山。 共 42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青少年癫痫药物治疗有哪些优点

猜你喜欢

归期1 十年56 忆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行业资讯 招生小程序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