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百味】送灯(微型小说)_a

时间:2020-01-17 00:25: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正月十五大似年。每到这一天,黄泥湾人白日闹花灯,锣鼓声震天震地;夜晚给祖先送灯,映得座座山头灯火辉煌。送灯的民俗历史悠久,在鄂豫皖三省交界处的大别山区盛行。殷城县民歌八段锦有这样的唱词,“正月十五发着亮,照得天红地也红”,至今传唱,正是对送灯热闹景象的描述。

在祖先坟前,插上三、四根竹签做支架,套上纸糊的灯罩,中间点上蜡烛,便为送灯了。困厄年代,黄泥湾人大多用孩子的废旧作业本粘灯罩,一排排白纸灯在烛火的辉映下,景象十分凄惨。现在,人们买来各色彩纸,粘了五颜六色的灯罩,在一座坟前,一色插一个,子孙多的祖先灯就特别多,有的甚至摆了两三排,远远望去,花红柳绿,流光溢彩,一片灯的海洋。

黄泥湾人一般都是给直系祖先送灯,给旁系或孤坟点上一个两个灯,纯粹是顺手人情。天成要专门去给出了五服的梅香奶奶送灯,遭到了爹的反对。天成是黄家历史上个大学生,是应该好好拜祭祖先,报答祖先保佑之恩。谁也没想到,他送灯仅仅是为了梅香奶奶一个人。梅香奶奶安葬在偏远的黄土岭。天刹黑的光景,天成备好送灯的一应物品,背上要走,爹拦住了他。

爹生硬地说:“你不能去。爹的老脸黑得像锅底。”

“为啥?”天成不解地问。

梅香奶奶去世的时候,没人通知天成,天成正上高三,功课紧张呢。但天成在学校眼皮子总是跳,心老发慌,坐卧不宁。他终于请假回家了。一进村,悲凉的气氛立即包围了他,压迫得他呼吸都不顺畅了。梅香奶奶死了。年近八旬的梅香奶奶摔死在砍柴的路上。天成发了疯似的往梅香奶奶的灵堂扑,爹拽住了他。他挣不脱,狠狠在爹虎口上咬了一口。爹负痛,大叫一声,松开了他。他不要命地跑进灵堂,往梅香奶奶的寿材扑去。爹追上来,揪住他的脖领子,给了他重重的一巴掌。天成没有看上梅香奶奶一眼。

天成哽咽地说:“去年我想看梅香奶奶一眼,你都不让……”

爹咆哮着说:“那能怪我?你梅香奶奶死后头肿得比脸盆大,看了你不怕?”

“我去送灯,你怎么也不让?”天成也冲爹喊叫起来。

爹扑过来要揍天成,娘护住了。娘抹着泪花说:“自从你去年上了大学,你立新婶比鸡骂狗,作践我们半年了,说我们得了你梅香奶奶的东西,你去送灯,她不更要说闲话吗?”

“她爱嚼舌根让她嚼去,怕她干啥。”天成挣脱了娘的怀抱,一匹小犟驴似的高昂着头。

“唉!”娘深深叹息一声,哽咽着说:“我何尝不想你梅香奶奶啊……”

这一声叹息让天成的头耷拉了下来。娘这一辈子,处处比人矮一头,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让人让惯了。娘除了常常流泪,就是常常叹气,许许多多的话没地方说,只好说给梅香奶奶听。在黄泥湾,梅香奶奶和娘虽然都是没有娘家的女人,却是黄泥湾阶级地位为悬殊的两个人。娘是地主出身,家破人亡以后,孤苦伶丁一个人出来逃难,流落到黄泥湾。梅香奶奶的弟弟参加了红军,她的家人全部被杀了,她被卖到了黄泥湾。女人们没了娘家,就像没根的浮萍,让水随便冲刷,又像没线的风筝,让风随便吹落。这两个女人就投了缘,彼此都是一尾鱼,欢游在对方情感的深水里。梅香奶奶没有子女,认下了天成的爹娘,革命者的亲属和反革命的后代相依为命了。要不是后来梅香奶奶在北京做了大官的弟弟千里寻访,爹娘会终身奉梅香奶奶为娘的。梅香奶奶的亲妯娌小奶就此闹翻了天,硬将自己的儿子立新塞给了梅香奶奶。

“娘,就让我去吧。”天成眼巴巴地求娘。

娘未置可否,斜眼看爹。爹的脸依然黑得怕人。

梅香奶奶替立新娶了媳妇。立新婶防贼一样防着天成家,稍不如意就破口大骂,逼得梅香奶奶和娘断了来往。后来梅香奶奶在北京的弟弟退休了,立新婶没有便宜可捞了,就和梅香奶奶分家另过,却不允许别人替梅香奶奶挑水、打柴。爹娘有时候做了,立新婶就骂,王八羔子,等着抢孝帽啊。梅香奶奶受不了气话,谢绝任何人帮忙,拖着老迈的身躯自食其力,直到累死山中。纵然如此,梅香奶奶还是少不了照顾天成他们。天成兄弟姊妹多,家里住不下,常常要去挤梅香奶奶。天成小时候尿床,每到半夜就尿湿被窝,在家里睡,爹娘没发现,只好自己悄悄焐干,发现了就是一通揍。睡在梅香奶奶床上,天成尿床了,梅香奶奶就会和天成换一边睡下。

爹终于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娘对天成说:“你快去吧,替娘多磕两个头。”

天成一蹦三尺高,一路小跑着去了。

梅香奶奶的新坟有几处凹陷,天成捧着土,默默包着坟。等天成烧了纸钱、放过鞭炮、点着五颜六色的一排彩灯之后,立新叔姗姗来到。天成虔诚地跪下来,给梅香奶奶磕头,然后起身就走。

“这不是天成吗?等等我。”立新叔招呼道。

天成仿佛没听见,径自走着。

“这孩子,没长耳朵?”立新叔嘟囔。

天成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瞅着立新叔,淡漠地说:“我不想和畜生说话。”“畜生”这个词,一直憋在天成肚子里,这下终于蹦出来了。

共 18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很有人情味的小说,通过送灯这一风俗,揭露人性的善恶。天成的娘和梅香奶奶都是无依无靠的女人,同样的经历使她们产生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天成的父母对梅香奶奶同自己的长辈侍奉着,无奈梅香奶奶的养子横加阻拦,他们断了来往。立新一家不管梅香奶奶的生活,还不让别人照顾,致使梅香奶奶惨死在砍柴的路上,读着让人落泪。天成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瞅着立新叔,淡漠地说:“我不想和畜生说话。”“畜生”这个词,一直憋在天成肚子里,这下终于蹦出来了。故事短小精悍,情感饱满动人,不错的小说,满满的正能量,推荐共赏!感谢赐稿百味,期待佳作再现。祝好人一生平安!【编辑:月儿弯弯笑】

1 楼 文友: 2016-04-28 20:00:27 短小精炼,主题分明,很耐读的小文。祝幸福!

2 楼 文友: 2016-04-28 21:12:07 人情诚可贵,那些惟利是图的人是多么肮脏

 楼 文友: 2016-04-28 22: :47 很有现实生活的文章,拜读学习了。

4 楼 文友: 2016-04-29 1 :19:47 时间上的好人还是多的,而只有会感恩的人才会活的更好。不是我不记得,而是的行动需要合适的时机而已 为了自己的梦想加油

男人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
藤黄健骨丸能治骨刺吗
玉林正骨水是治什么的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