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江南死亡之梦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30: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早上,刺眼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打在刘蒙憔悴的脸上,令他微微有了点精神。  刘蒙端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杯凉水,然后猛地倒在自己的脸上。他大声咳了几下,一股清凉直逼心里。  起床穿衣,每个动作都是那么艰难而笨重。这一觉,刘蒙从昨晚九点睡到今天中午十一点,可他并没有感到轻松舒适,反而浑身酸疼,头脑混沌。  站到镜子前,他看见自己的这张脸,稀疏的胡茬,浓浓的黑眼圈,枯瘦发黄的面颊。那根本不是一张二十几岁年轻人的脸。  忽然,他感到胃部一阵痉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他双手捂着肚子,痛苦地倒在床上,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他知道,一切不适都源于昨夜的噩梦。  这已经不是他次做这种噩梦了。这个梦,他每次都要做很长时间,在梦里,他像是一个木偶,忍受着别人残酷的折磨,终都会痛苦的死亡。这种难以名状的痛苦感受会一直延伸到他醒来后很长一段时间。  躺了一会儿,刘蒙稍稍舒服了点。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本子匆匆写了几行字,又打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嘟嘟几声之后,电话通了。  “小张,我看到凶手了,老地方,下午见。”  说罢,刘蒙就挂了电话,他没有太多的力气说多余的话。  下午,刘蒙坐在一间咖啡馆里靠窗的位置等着小张。洗了个澡,穿上崭新的衣服,再往身上洒点香水,喝上几口热气腾腾的咖啡,刘蒙的精神已经好多了。  咖啡馆里的人不多,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两人已经在这里约见过好几次。  不久,小张来了,他一脸笑意地走过来坐下。他并不急着发问,而是叫了一杯咖啡,双手紧扣看着刘蒙。  “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别磨蹭了。”  小张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不自然地搓了搓,“我知道,这件事也够难为你的,你已经帮我很多次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这也是帮我自己,不过这是一次了,”刘蒙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本子然后摊开,递给小张说:“这些是凶手犯罪的信息,包括凶器、时间等,是有力的证据。”  小张看了看,没有做声,并极力保持平静的表情。隔了半天,他才开口道:“能具体说下案发过程吗?”  刘蒙心里极不情愿回忆昨夜的噩梦,但他既然答应了小张就不能反悔。更何况,小张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他总会尽可能去帮他。  “那天晚上大概八点,一个漆黑的房间里,也许没有开灯,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忽然有人开门进来了,我很害怕,却不知道做什么,他慢慢走近床边,他的样子十分凶恶,他是个中年男人,嘴里在说:让你跟我抢,让你跟我抢!他手里拿着一把普通水果刀,一道寒光闪过,我猛然感觉到腹部一阵钻心的疼痛,意识也渐渐模糊……”  刘蒙低下头咽下一口咖啡,脸色苍白。  小张边听边用笔记下了所有的过程细节。“这么详细的案发过程,恐怕只有我一个人能推出来。”他心里得意的想着。  “就缺这个了,”小张说。“有这么详细的目击资料,恐怕他是百口莫辩。”  “事不宜迟,咱们快行动。”刘蒙说着准备结账。  小张应了一声,随刘蒙一同出了门。  晚上回来后,刘蒙躺在床上,没精打采地看着窗外。天色已经晚了,他知道黑夜来临的时刻就是噩梦开始的时候。    2  如果刘蒙知道会被梦魇缠身,他是不会为了贪图便宜而住进这个房间。  刘蒙在单位里属于那种一抓一大把的平庸角色。不过尽职本分也赢得了总经理的信任,这次,公司给员工提供了福利,免费安排部分员工的住房。  刘蒙分到的这个房间不久前死了一个女人,她是同事赵东的妻子。  对刘蒙来说,能解决住房问题,省去了他一大笔房租,已经很划算了,他不信鬼神,胆子也不小,对房间之前发生过什么并不介意。  下班后,刘蒙准备去看自己的房间,半路上遇到神色忧虑的老杨。他穿着整齐笔挺的西服,却深锁眉头,一点精神都没有。  这几天,公司准备进行部门职位选举,刘蒙的同事老杨正在竞选某部门的经理,但这次他仍然有强有力的竞争者,那就是赵东。老杨快到50岁,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却一直没有机会升职,薪水甚至比不上其他部门新来的员工。为此,他老婆跟他吵了无数回架,跟他离婚了。  刘蒙打了声招呼,他心里十分很同情老杨的遭遇。老杨低着头,有些颓废地念叨着完了完了,便匆匆走了。  总经理信任赵东,他升职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刘蒙来到公寓,跟着房东孙祥来到自己的房间。孙祥一直摆出一副铁青的表情,像是不欢迎这位房客。  刘蒙撇撇嘴,大致扫了一眼:地方宽敞,卫生间、厨房、宽带和一些家电都很齐全,阳台上还有许多花草,是个挺不错的房子。  收拾房间家具的时候,刘蒙看到孙祥盯着门梁发呆,他的嘴唇发紫,身子也微微抖了起来。  “怎么了?”刘蒙也看着空荡的门梁,心里有些不自在。  “没,没事,”孙祥回过神来,“我先走了,你好好歇着吧。”  孙祥拉开门急匆匆出去了。  尽管刘蒙心里也有些疑惑,但愉快很快就扫清了一切,他一头扑到床上,尽情地享受着。  不知什么时候,刘蒙发现自己置身一辆车里。车子在极速行驶着,刘蒙胡乱地摇着方向盘,想让它停下来,车子却根本不受控制。  视线里一片黑暗,刘蒙只能听见车轮飞速转动和发动机噗噗的声音。  刘蒙猛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他使劲捶打自己希望能醒过来,然而他还是被被车子载向前方。一大片光亮突然袭来,刘蒙看见前面是一座大山!  根本来不及刹车,只是一会儿功夫,冲天的火焰从车厢里袭出,刘蒙感到全身上下都被撕裂了,那种钻心的灼痛感无法言表。  虽然只是一个噩梦,但刘蒙却体验到了极其真切的死亡感觉——汽车撞山爆炸而死。  就这样,刘蒙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他抬起沉重的头,脑袋里像一团浆糊,几乎难以思考。  接下来的几天,他又做了好几个噩梦,每个噩梦内容虽然不同,但终他都是同样的下场——死亡。  之后,刘蒙却惊讶地发现他的噩梦都真实地发生过,而他充当的角色竟然都是每起凶案的被害者。  噩梦就像毒藤一样从他的床上生长出,紧紧捆绑住他的身体。  健康而胆大的他渐渐变得瘦弱和胆小,他想起孙祥的那个眼神。刘蒙猜测着也许赵东的妻子就是在房门上自缢,她的冤魂来纠缠自己了。  可思来想去,刘蒙还是放不下这免费的环境不错的房子,他决定去找当警察的小张帮忙。  如果能消除噩梦,又能享受免费房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3  刘蒙得知除了赵东的妻子,这个房间里曾发生过其他命案,这是小张告诉他的。  小张是刘蒙的朋友,他当了警察,却一直没破过什么大案子,多年来一直未能升职,和刘蒙一样只是个小角色。  但这次他的机会来了。  根据刘蒙通过噩梦提供的线索,小张分析出他做的梦跟死者有关,准确的说在梦里他扮演死者,不仅如此他还能还原被害者死前约五分钟的场景。只要刘蒙把命案发生的这个过程告诉他,他就能找到许多关键线索,包括凶器、死因甚至杀人动机和凶手真实面目。  好几个被搁置的疑案,都一一出现在刘蒙的噩梦里。刘蒙将噩梦内容告诉小张,小张顺藤摸瓜,根据线索将这些疑案一一破获。不仅小张的头,连局长都对小张大为赞赏。小张一时间成为局里的头号人物。  而刘蒙却饱受噩梦的困扰,他觉得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会真的死在梦里。  “小张,我决定去找心理医生或者搬出去,不管怎样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刘蒙说。  小张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的好兄弟,你知道小弟我刚刚尝到了当警察的甜头,要知道我这些年受了多少白眼和冷嘲热讽吗?我这种心情你应该感同身受吧?”  “可是,可是……”刘蒙是个不懂怎么拒绝的人。  “别可是了,要知道你这是协助警方,你忍心看那些受害者白白死去吗?”小张说,“做个梦能把人怎么着,何况你有这种奇特能力,别人还不羡慕死?大不了,我之后天天请你吃大餐,请你按摩旅游什么的,帮你放松!”  刘蒙没有说什么。  几天后,刘蒙又做了一个极其糟糕的死亡噩梦,意味着又一场凶案发生了,同样,噩梦里呈现出许多关于凶手的线索,刘蒙一一记在了心里。  通过观察思考,刘蒙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答案。这天,刘蒙决定和小张分析出凶手,照例,他打电话给小张,并约他老地方见。  “是吗?那太好了!”小张一阵狂喜,继而语气又平缓下来,“近几天太累了,本来今天准备宅在家里休息的,但现在计划又泡汤了。”  下午,刘蒙早早坐在原位等着小张。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小张才进来了,他步伐有些沉重。  “你怎么了?”刘蒙递给他一杯咖啡问,每次这个时候小张都是抑制不住兴奋的表情。  “没,没,”小张坐下来,双手搁在桌子上,低着头,手指缠绕在一起。  “是不是执行任务了?”刘蒙猜测地问。  小张愣了一下,点点头。“刚刚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是一个几年前的案子,没什么事。”  随后,刘蒙换了个话题。“咱们进入正题吧,凶手可能是赵东,他妻子的自缢是假象,她是先被勒死然后被吊到房门上去的,他全程带着橡胶手套没有留下指纹,但他的右手被他妻子狠狠咬了一口,上面有他妻子的牙印。”  “据我调查,杀人动机应该是猜疑,赵东生性多疑,他的妻子有几分姿色,行为放荡,我们调查到那天晚上他妻子约了另外一个男人,不过被赵东发现了。”  “一起婚外情杀人案。”刘蒙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尽管受了不少折磨,但总算得到了回报。  临走的时候,小张说他会请赵东协助调查,明天上午就会有结果。  晚上,刘蒙躺在床上,他喝了一整杯浓茶,可是睡意还是源源不断向他袭来。眼皮子越来越重,他知道又一个噩梦在等着他。  不知什么时候,刘蒙发现自己置身于空旷的废弃仓库,他的头被布袋蒙着。  一个人走了过来,阴影笼罩在他的脸上,他朝自己伸出枪。他木木地站在原地,脚底像是生了根,一步也挪不动。  他已经没有逃跑的力量和勇气了,其实他根本就是瓮中之鳖,在噩梦里他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白鼠,根本没有逃生的可能。那个人还是朝他开了枪。窒息、发冷、黑暗,他仿佛被恶魔扼住了咽喉,身体的温度慢慢流逝,瞳孔慢慢放大。  他的鲜血溅到他的衣领上。  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刘蒙靠在墙上,深深地吁了口气。他看了看手机,有几个小张的来电,还有一条小张的短信:赵东跑了。    4  夜深人静,刘蒙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他只能默默等待着那一刻降临。  门开了,一个黑影闪了进来。他静步走近刘蒙身边,目光落在他的床头柜上。那儿有一个黑皮包,鼓鼓囊囊的。  尽管一片黑暗,但他的眼里已经流露出贪婪的光,仿佛他能看到包里面的东西。忽然,刘蒙感到一双带着白色手套的冰冷的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摁倒在床上。  他的力气大的惊人,刘蒙就像一只被俘的野兽,四肢乱颤,却只能任他摆布。渐渐地,刘蒙的呼吸变得微弱,双手也不再挣扎。  他并不罢手而是将刘蒙拖到门前,用绳子绑住他的手脚,又套住他的头,将他吊在了门梁上。刘蒙睁大着鼓凸出的眼睛,充满哀怨地看着他的背影。他还有一口气,却根本无法挣脱结实的绳子,头歪着,嘴唇发紫,脸部充血,舌头吐了出来,身子一晃一晃。  他露出得意的笑,走过去拿上皮包。这是他觊觎许久的东西,今天终于到手了。  拿着东西,他夺门而出,留下刘蒙像一个沙包在门梁上转悠着……  中午的阳光很刺眼,刘蒙半天都没能睁开,索性,他拉上了窗帘。  用冷水清洗了一把脸,再休息一会儿,刘蒙的心稍微平静了。他已经习惯了噩梦,习惯了噩梦醒来后的生活。  虽然对赵东妻子的死并不了解,但噩梦给他提供了很多信息。如果赵东真是凶手,刘蒙决不能坐视不理,更何况,也许这也能帮上老杨。  刘蒙拨通了小张的电话。    从心理医生那儿回来后,刘蒙心里稍稍舒畅了些。医生说,这种带预兆的死亡噩梦很大程度源于他的潜意识,不管是压力过大、经历过什么严重打击挫折或者恐怖的事情都可能在潜意识里留下印象,并通过梦境加工还原。也就是说,放松自己,直面自己的潜意识就能从噩梦中解脱出来。  刘蒙决定接受医生建议去做催眠放松自己,至于小张,他已经帮过很多次了。  早晨,刘蒙下了床,眼就看到地板上躺着一具尸体。刘蒙看清了他的脸,竟然是赵东!  这怎么会?刘蒙脑袋里一片混乱,死亡从噩梦走进了现实。情急之下,刘蒙想到了小张,他一定能帮助自己。  小张赶来后,开始对尸体作检查,初步确定他的死因是失血过多,他的胸口插着一把普通的水果刀。 共 942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呈现原发性早泄应如何治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装知识 分销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