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7大温州品牌同时失守武汉温州鞋迎接暴风雨

2019-03-17 01:38:52

7大温州品牌同时失守武汉 温州鞋迎接暴风雨

那是暴风雨来临前,带着海水的咸咸的信号。 上周五、六、日三天,温州知名的鞋企品牌康奈、奥康、红蜻蜓不约而同擂响了 战鼓 ,他们推新品、铺络、新营销 用鲜花、美女、彩炮迎接鞋业暴风雨的到来, 既然躲不过,那就坦然迎接 。 中国的十大鞋王,六家在温州,因此温州的鞋企称得上中国鞋业的风向标。面对温州鞋企短期内大量撤退和倒闭的消息,专程前往温州调查。 温州的街道依然繁华,不少鞋店在 关门打折 。 温州制鞋业的 冬天 已经来了,过年后,已经关闭了70多家企业。 温州鞋革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秘书长谢榕芳说,实际上关门或转产的企业可能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因为开业是要高歌礼炮广而告之的,而关门却大多悄无声息地进行。更多企业还在挣扎。 前不久,蟋蟀王等7个温州品牌的鞋子悄然撤出武汉市场,因为几乎同时行动,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据了解,这7个从武汉市场败退的,全部是 产品 ,其中两个还是 中国名鞋 级别的温州鞋。 2001年,繁荣鼎盛时期,温州拥有过5000多家鞋企,而今一半已经消失了。 所有业内人士也预感到,温州可能终只能剩下几家制鞋大企。众多中小鞋企,以后的方向在那里?应对不可能短时间内一蹴而就,注重眼前利益的企业此刻前途未卜,而习惯为未来买单的企业正在等待享受暴风雨过后的丰收。 众鞋企内忧外患痛不断 武汉是国内重要的鞋类集散地,温州做内贸为主的鞋企都会去那儿占个位。 两三年前,温州几个牌子的鞋都还是挺牛的,就这一地,年销售就可达3000万~5000万元。 一位从武汉退回来的企业负责人说,如今阵地守不住了,成本压力太大。 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上涨、招工难、能源问题、出口退税政策调整等诸多因素,都在挤压着企业的利润,都给温州鞋企带来了巨大的生存压力。内忧外患,很多企业选择停手。 内销铺路难,持币观望 采访李先生并不容易,刚从鞋业市场退出来的他正在持币观望,或许他的选择还是明智的,再拖只会陷得更深。 1999年,李先生开了一家外销型鞋企,刚开始几年形势不错,虽然反倾销硝烟不断,他还算运气。这几年,制鞋企业利润越来越薄,去年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以及贷款全面趋紧的压力,更是让外销型鞋企遭受沉重打击。 国际贸易的惯例是以美元结算,外商以美元与企业签订订购合约,而企业方无论原料采购还是生产加工都是以人民币计算。 李先生给打了个比方,同样是5美元的鞋子,以前可以兑换40多元人民币,现在则变成了37元左右人民币,损失了近10%的纯利润;出口退税调低2个点,把外销鞋企的利润一再压缩,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密集,企业承受的成本压力大增,综合成本增加在10%以上。 我也曾尝试做内销,但竞争也是白热化。 李先生说,国内市场需要的营销络、品牌知名度,这对外销型企业来说,都是一次新的挑战。 有市场没货 市场上,春装舞动,可春鞋上市并没有给鞋类市场带来一丝活力。市场验证了卡帝奥尼鞋业公司董事长王忠强的说法:市场有需求,但鞋子做不出来。 制鞋企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温州鞋企多,熟练工有限,平时大家都是你争我抢的,现在成本一再提高,没什么品牌的中小企业拼不过有品牌企业。据温州鞋革行业协会调查,今年一开年,大部分温州鞋厂工人都没招齐,或新手多,生产根本就跟不上。企业压力本身已经很大,如今这有市没货的现状,更成了 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 , 很多鞋企索性就关门了。 一业内人士透露说,不仅温州缺人,为温州鞋贴牌加工的广州、成都等地的协作工厂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一家温州 中国鞋王 企业,去年11月份在广州下的春鞋订单,鞋子至今也没有做出来。 百丽找你了么? 去年5月,百丽(女鞋品牌)上市的消息,更让温州制鞋企业老板们的心抽紧了。百丽以16亿元并购森达集团旗下资产,给温州鞋企带来了直接影响:温州品牌以男鞋见长,百丽携手以男鞋见长的森达,未来竞争的激烈是可想而知的。 奥康不与GEOX合作了,GEOX鞋都在打折,听说很划算,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得买。 在温州出租车上,听到一起拼车的一个女孩子在里说。 经核实,3月15日,GEOX在温州银泰百货的专柜就已经撤了,奥康与意大利GEOX品牌的中国销售总代理关系已经结束,奥康已取得另一意大利知名品牌万利威德全球品牌经营权,该品牌全球营销全部由奥康负责运作。百丽取得GEOX中国销售总代理这一传闻也得到了百丽市场部李先生的证实,他告诉,他们目前正在筹划GEOX新的营销络。 百丽找过你们了么? 这句话成了温州鞋企老板眼下见面打招呼的常用语。据知情人士透露,温州康奈、奥康等知名品牌,都先后接到过百丽的 并购令 ,但他们都拒绝了。 行业的整合开始了,温州鞋企将面临着被收购的威胁。 温州一大型鞋企负责人说,百丽上市后的一系列运作表明,大型鞋企不得不面对百丽强势扩张的压力。百丽收购意图表明,其试图向全国二三线城市扩张,这将成为很多定位大众品牌鞋企的 心病 。 领头羊各显神通谋对策 成本高,利润低,是所有鞋企面临的生存压力。 温州鞋革行业协会秘书长谢榕芳担忧地说,特别是外销型企业,腹背受压,承受着前所未有的 高进低出 的压力。 挑战总是和机遇并存的,压力很大,但也看到了未来的机遇。 康奈集团副总裁郑莱莉依然开朗, 去年年底,我们因为今年要推新款动感舒仕系列,想扩大厂房,结果很难找,租金也很贵,普遍要16元一平方米。可近却空出来不少地方,租金也便宜,每平方米14元就够了。 以积极的心态来对待困境,把它当做一次新的机遇。企业可以借机在产品结构、质量和竞争策略上进行调整,整个行业也会大幅度提升。 谢榕芳分析认为,困局之下的温州鞋企应冷静面对自己的企业现状,具备一定基础和规模的企业,要在企业内部管理、产品质量、研发设计、工艺流程等方面狠下工夫,注重自身竞争力的提高,向规模型企业发展,使整个行业形成以大型骨干企业为龙头,中小企业为基础的大小规模并举的生产体系。温州鞋企要调整依赖出口拉动产业发展的增长方式,努力拓展多元化国际市场,避免出口地区过于集中,减少出口贸易风险。企业应以多种形式 走出去 ,融入世界皮革产业链,创造双赢的合作模式。 用质量支撑底气 在温州,康奈的质量、红蜻蜓的终端、奥康的营销都是被人津津乐道的。 市场上有个定律:凡刚出来的产品,质量都特别好,做到后面就滥了。温州人速度快是出了名的,但市场调查却是弱项。 我们就是认准了弱项来做。 康奈集团副总裁郑莱莉说,刚上市的春鞋 动感舒仕系列 ,他们整整研究了1年多,鞋子防震和防滑技术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我们底气十足,是因为我们在鞋子上下了很多功夫。 跟奥康王振滔和红蜻蜓钱金波相比,康奈的老总郑秀康似乎并不擅长利用各种场合宣传自己的品牌,但康奈却在默默关注着鞋子的舒适度。 当奥康、红蜻蜓开始向服装产业衍生的时候,康奈仍然在研究鞋子。 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2004年,康奈投入了1000万元,由世界权威鞋业研究组织SATRA提供技术支持,在中国建立了符合SATRA标准的鞋类实验室。每年,康奈花掉的科研经费至少3000万元。去年底,康奈在全国同行里个拿到了全国质量奖。有质量说话,底气自然十足。 原来从设计、原料、制造、销售一条线都是自己做,今年我们也希望能借着行业调整,整合一些资源。 郑莱莉说。 但谢榕芳却有所担心,温州企业的个性就是自己干,想整合可能不容易,但市场如果继续萎靡,对于这些大企业来说,机会不是没有。 整合资源降低成本 在整合资源上,红蜻蜓先走了一步。 上周日,5家杭州红蜻蜓建设GT集成店同时开业。红蜻蜓的终端在业内是有名的,在全国有4000多家专卖店。可20%速度上升的房租,让钱金波不再以终端布点多而骄傲。尽管鲜有外销压力,但国内各种成本的上升也让红蜻蜓压力巨大。 钱金波想到了个好主意,把红蜻蜓旗下的男女鞋、男女装、男女包、童鞋、童装、饰品等都统一集成在一起,通过空间设计,变成一个综合店。红蜻蜓店的品种更丰富,就能增加单店的产出。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平均租金能降低15%。 奥康也想到了资源整合,3月20日,奥康在泛珠三角区域推出 1+N 连锁模式和零风险代理模式。 1+N 模式的意思即 1 代表名品空间或单品牌旗舰店, N 代表多店。 形象点说就是 沃尔玛+肯德基 模式。 奥康集团副总裁王振权的形象比喻,令人耳目一新。 今年2月23日,温州地区的鞋类专卖店 奥康黎明名品空间鞋店试营业,该店经营面积1000多平方米,把奥康、康龙、美丽佳人、红火鸟、万利威德5个鞋类品牌产品和奥康皮具悉数亮相同一店内,整合资源降低成本,效果不错,于是王振滔决定全面铺开。 上市,让企业走得更远 我们现在产品多,服装都是请别人做OEM加工。 钱金波说,要走得更快更远,必须学会资源整合,包括资金。 很多鞋企都在喊着要上市,红蜻蜓的钱金波已经动手了。为了避开走正泰股权不清影响上市的老路,钱金波已经在去年下半年成立了一家新公司 浙江红蜻蜓鞋业有限公司,如今已经请了券商做辅导。钱金波的胃口不小,3年后他要在上海主板上市。 上市已经变成了一种需求。 谢榕芳说,百丽上市后引来并购潮,温州鞋企不得不给予足够的重视,应加快温州鞋的资本经营,提升国际竞争力。不会利用资本市场扩大自己的实力,注定登不上层。


网上电玩城捕鱼
MT4系统出租
宿迁市防雨篷布直销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