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佳士得秋拍以量创价背后当代艺术市场疲软隐

时间:2019-02-27 20:01: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佳士得秋拍:以量创价背后当代艺术市场疲软隐忧

白发一雄作品《KAIEN》

香港佳士得秋拍落幕不久。据官方数据,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夜场以项目计成交率为89%,以金额计成交率为91%。该夜场共有11位艺术家缔造了个人作品的成交纪录,同时也创造了香港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夜场史上第二高成绩。尽管佳士得秋季夜场6.35亿港元的总成交额胜过今年10月初苏富比秋季夜场近6.16亿港元的总成交额,但佳士得似乎以量制胜,上拍81件作品,远高于苏富比的57件,比去年秋季夜场的上拍量增加了30%(去年秋季夜拍,佳士得共上拍61件,总成交额为约9.35亿港币)。夜场次日的亚洲当代艺术日场仅有65%的成交率,以8000万港元的总成交额收槌,隐约嗅到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持续疲软所带来的隐忧。   以量创价往往是拍卖公司面对市场持续疲软的因应之道,尤其今年拍卖公司已普遍面临“征件困难”的窘境,大名头作品不易现身市场,低单价的作品更难高价成交,在高不成低不就的情形下,也只能以量创价。从佳士得这次的拍卖图录便可看出,亚洲20世纪与当代艺术的夜场上拍作品量大且琳琅满目,跟以往一样包括中、日、韩和东南亚的作品,但作品的挑选包山包海,油彩、水墨,抽象、写实,传统、前卫通通入座,足见其野心。且在排序上把东南亚艺术置于前,中国的居中,又辅以日本具体派的作品,刻意拉抬东南亚,想顺势在中国部分制造高点,再丢出新兴的日本具体派试水温,其用心不可言喻,但就坏在此策略无法奏效。一开始东南亚便炒不起热度,紧接着的中国部分更凝聚不了买气,许多重量级买家早已耐不住性子提前离场,加上低估价策略,本用以吸引买家入场,却造成重要作品无法高价成交。   以往的亚洲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夜场,皆靠“三大巨头”常玉、赵无极和朱德群的作品撑场,三位艺术家作品的成交总额往往占整场成交总额的一半以上,但随着时间推移和市场普遍疲软,拍卖公司愈来愈不易征集到三巨头的经典作品。“三大巨头”作品丧失优势,在中国当代作品的征集上又无法超过前几家内地的拍卖公司,既顾不了台湾买家,又得不到大陆买家的青睐,买气涣散,当然难以成就佳绩。尤其这几年已把能卖能拱的三巨头作品几乎用罄,加上大陆买家接盘三巨头的作品意愿不高,原因无非经典作品早已尽落台湾藏家之手,现在还能在市面上流动的,也只剩二、三流的作品,与其拾人牙慧,不如在内地的艺术家身上制造奇迹。   当初为考虑内地买家人民币不易出境的问题,佳士得和苏富比纷纷进入中国设点,但此举现在看来实为一步险棋。不仅市场的布局,乃至拍卖的征件、时序、操盘和藏家的开发,都需与香港做分割,还得面对内地拍卖公司的竞争。尤其刚入内地,无法短期内接上地气,且在拍卖的运作上也没内地拍卖行灵活,买家卖家对这外来和尚仍停留观望,短期内更难建立生死与共的革命情感,战线是拉长了,但顾此失彼,难以兼顾,原先看好内地买家实力急于进入内地卡位的初衷,在成效上却大打折扣,前线丧失优势,腹背又受敌,才是佳士得的隐忧。   面对前后的威胁,又开创不了新局,脑筋只好动到了一级市场画廊。佳士得和苏富比都先后宣布介入一级市场的经营,透过展览销售先试市场水温,见反应好,就成了下次拍卖征件的重点。虽说两家拍卖公司都尚未涉入艺术家的经纪,但鸭子划水,先在拍场上关注或拉抬特定艺术家,再交由自家经营的画廊有计划且长时间地推介给藏家,逐渐巩固基本盘,如此鱼帮水,水帮鱼,不但架构出一条龙的营销策略,更可纵身一跃成为市场的主导者(market maker)。然此种横跨一级、二级市场的操作手法,实有混淆市场角色之嫌。过去几年,拍卖公司的话语权远远凌驾于一级市场,几乎所有的市场荣景,都靠拍卖缔造佳绩,无疑让拍卖公司掌控了艺术品的制价权。拍卖拍出了价格,画廊就跟着设出定价,进而代理销售,而代理也非代理,大多与展览合作,因为拍卖公司和画廊都不愿扛起长期照顾艺术家和买家的,短期获利成了的王道。这种完全本末倒置的操盘手法,艺术家和画廊难辞其咎,艺术家急于成名,直接与拍卖公司合作,跳过了画廊的代理机制,寻求以公开方式设立自己的市场成交价;而画廊更不愿代理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不但费时费力费钱,还有拉抬不上来的风险,不如捡现成的,争取展售高知名度艺术家的作品,也符合买家短期获利的心态。所以,当拍卖公司开始介入一级市场的生意,不但压缩了画廊的生存空间,更破坏了整个市场的运行机制。   拍卖公司的老大心态由来已久,总是抢着当市场的领头羊。2009年春拍受金融海啸的冲击,成交总额下滑了近半,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更下降了近58%。之后几年,拍卖公司为转移拍卖重心,在香港佳士得和苏富比的带头下,大量上拍东南亚的艺术作品,让东南亚艺术顿时成了如日中天的标的,台湾、香港、大陆的画廊也如火如荼地代理起东南亚艺术,拍卖公司成功地转移买家的焦点,再创市场的荣景。然这波东南亚热却无法持续燃烧,2011年中国当代艺术再度起色之际,东南亚艺术又被挤到了边陲,很难再受到东南亚以外买家的关注。然而,当中国当代艺术于此时再度陷入低迷之际,拍卖公司又想如法炮制之前的模式,大举力推日本具体派作品,此次夜拍日本艺术家白发一雄的作品以2300多万港元落入刘益谦的收藏,拍卖公司似乎又成功复制了下一波吹捧的标的。试问,在这个美学基础薄弱的亚洲当代艺术市场,藏家何时才能自我提升,不再随波逐流?也许当资本市场不再蛮横干预艺术市场之时,艺术才能回归本质,市场才能重回正途。

反复发热高烧不退
感冒头痛腿疼怎么回事
宝宝厌食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风水 怎样注册微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