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暗影猎手 章一百二十四:演戏(三)

时间:2020-02-15 20:36: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暗影猎手 章一百二十四:演戏(三)

烤熟的牦牛肉发出的哧哧声打断嘉文的讶异,嘉文的推测如同顶端的火苗,颤抖摇晃:“也许,你使用了某种方法让万蛇相信你,”

辛武摇头笑了笑,嘉文还真喜欢自欺欺人,

“从我在蝮蛇广场露出龙纹的那一刻起,你肯定暗中调查过我的身份,”

“你如何得知,”

“猜测,”辛武说出自己推断的理由:“:你认为我和你是同类人,自然会想知道我來这里的真实目的,这一点很正常,

第二:你随后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无论是我与枭的对战,与主兽袋狼的对战还是外族杀人事件的突然妥协都证明这一点,

虽然很轻微,但我能感觉到,你在试图靠近我,”

嘉文苦笑:“我以为你能理解我的,理解天逆计划实验体的悲哀,”

“你既然调查过我的身份,难道不知道我杀了多少天龙人,

你不知道我和梓月被顾内顾外诬陷的事迹,还是说你觉得我为了获取万蛇的信任,可以绝情到利用我妹妹的生死设套,”

“我……”嘉文沉默不语,

辛武冷笑反问:“你可以欺骗整个骑兽军团,欺骗曾经跟你出生入死的人,

为什么无法放弃你妹妹,为什么在诺克说你妹妹做成人肉包子的时候,你突然崩溃,”

深呼吸的辛武轻轻闭上眼睛,回答嘉文:“因为我们还有人性,

无论是星矢,你,我,骨酥翼龙都是如此,”

气氛陷入短暂的沉默,心事重重的两人都不再开口说话,

“我无法反驳你的说辞,你很聪明,智计无双,”

嘉文长舒一口气,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可是诺克为什么知道你有龙纹的事实,”

辛武摇头:“我曾经将我的身份告诉过望守和绯真,

这场战争几乎结束了,绯真却依旧沒有出现,应该是出事了,”

嘉文将信将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冷静下來的他开始反思,确实发现整件事情存在不少疑点,

至于辛武的言论,如果绯真还活着,自然能辨别真假,

那个沒见过世面的小女孩是否说谎,嘉文有自信分辨,

辛武轻轻触碰自己的脑袋,耐心而又鼓励地盯着嘉文,

“你当然认定我是诺克安排的人,否则为什么我会突然出现在了广漠,恰好目睹了这一切,”

辛武将自己前來的目的,遇见的情况一一告诉嘉文,但抹去了领悟剑魔感悟和简明媚的事件,

“虽然你也许不相信,但这一切只是巧合,”辛武利用空蝉切下一块牦牛肉,递给嘉文,

“你仔细想想,这场战斗辛苦的是谁,”辛武整齐地将肉切成一块一块,放在旁边,

“是你,”

嘉文终还是接过牦牛肉,与辛武一样,他们都很疲惫,在又饿又冷的夜晚,食物总能温暖人心,

“的确是我,”辛武长舒一口气,他失去鬼武姬,简明媚也就此沉寂,琅轩终究还是死了,

糖多与绯真所受的痛苦还算小事,自己这幅躯壳也是遍体鳞伤,

他一直靠药物维持自己的意识,如果真的在此刻沉睡,他肯定能睡上十天十夜,筋骨脏器也至少需要几个月时间的修养,

“如果诺克真的器重我,他怎会眼睁睁看着我无数次陷入险境,而他自己却总是在一旁冷眼相看,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才出來收尾,

难道让我留在蝮蛇上面,静待你将地位和信息传递给我不是更安全、更稳妥的对策吗,

退一步讲,假如他是为了锻炼我,让我置身险境,

我如果事先知道此事,我自己一人來就行,为什么要让鬼武姬

,望守,绯真也趟这浑水,

我与他们有仇,想借机除掉他们,

我想杀一个人,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他消失,

而且如果我想铲除他们,现在又何必为了营救鬼武姬和糖多做到如此地步,

我救你,,只是为了让星矢领悟痛苦,”

嘉文被辛武的一席话说的哑口无言,不知作何反驳,

他找不出辛武话语中的破绽,少年的那种诚恳也不像是在说谎,

“我暂且相信你不是诺克的人,可是剑纹和龙纹是怎么來的,你的真实身份是,”

嘉文夹起一块牦牛肉放入口中,鲜美的肉质清香扑鼻,包裹着他的牙齿,满口醇香,

“我是辛武,我沒有种族和立场,”辛武同样夹起一块肉,轻描淡写地回应,

“至于剑纹和龙纹我并不知道,而且我沒有任何关于天逆计划的记忆,

或者是真的被他们使用某种手段忘却了,或者我跟天逆计划沒有任何关系,”

“你既不支持神器一族,也不支持天龙族,那告诉我这些有何意义,”

“当然有意义,”辛武吐出咀嚼不烂的牛筋,舔了舔嘴唇,

“因为你现在沒有退路,和我一样,既然支持神器一族,也不支持天龙族,

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合作就能双赢,”

“你努力打消我对你的疑虑是为了合作,”嘉文反问,但他并不反对,

他已经黔驴技穷了,自然而然地将希望放在辛武的身上,

他知道这个少年有多么聪明,值得尝试,

“这个计划需要的信任,

你如果视我为敌,输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我们,”

辛武拉长声音强调:“我从不解释沒有意义的事情,”

“你需要我做什么,”嘉文整理好衣服,掩盖住胸前的龙纹,

“你不问你能得到什么,你自信不够啊,导师,”

辛武戏谑地笑道:“不要因为一次的失败就妄自菲薄,

人活着,失去的就能夺回來,”

“那我中和一下,你能带给我什么,”嘉文突然感到一阵轻松,

他沒想到自己这样刚强隐忍的男人会被这样的话语安慰,而且还很奏效,

“嘉文导师,你是准备听从诺克的命令还是打算干掉他呢,”

辛武想看到嘉文自信的一面,

“如果有可能,当然是干掉他,

我本來就不是真心实意为天龙人效力,只是沒有办法,”嘉文愤怒地握紧铁拳,

“其实你沒有选择的权利,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取代你的位置,

我说过,我是个沒有立场的人,”

嘉文皱着眉头,放下送到嘴边的牦牛肉,十分好奇:“你打算联合我对付诺克和精龙深造,”

“可是,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够……”嘉文说出自己的担忧,

“两方争斗,得益的始终是第三者,”辛武利用目前为止所掌握的信息,将其整合分析,计划从脑海孕育而生,

“我什么时候说我们两个人了,”

“你的意思是,”

“我们能够利用的力量有很多,其中强大的无疑是蝮蛇,

蝮蛇内部的每一位导师力量都与你不相上下,更不用说隐藏的力量,”

辛武记得初來蝮蛇时那些隐匿在山谷的黑衣守卫,

“怎样让蝮蛇为我们所用呢,”

“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嘉文导师,”辛武割下一块油脂,握入手中,

“因为有你作为内应,精龙深造应该很了解蝮蛇的动向,可它们为什么迟迟沒有行动,除掉蝮蛇,”

他将油脂丢入火堆中,旺盛的火堆爆发出耀眼的强光,

嘉文恍然大悟,一字一句地叙述:“因为火烧的不够旺,蝮蛇只是点心,脉剑宗才是大餐,

他们想借蝮蛇这条藤摸出脉剑宗这颗瓜,”

辛武点头认同,嘉文终于有点谈话的样子了,

“蝮蛇是天龙族掌心的肉,无论肉怎样蹦跶,天龙人都将其牢牢攥攥在手心,”

辛武话锋一转,眼珠流转:“可是,如果我们将宁淅雨在蝮蛇的消息送出去,精龙深造还能抵挡这份诱惑吗,”

宁淅雨,脉剑宗宗主,

嘉文两眼放光,内心笃定:“我怎么沒有想到呢,

多么來,天龙人一直找不到宁淅雨的下落,连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造访蝮蛇,

如果能捉到宁淅雨,整个神器一族必定会元气大伤,精龙深造不会不过这绝好的机会,”

“宁淅雨实力如何,”谈起宁淅雨,辛武不知内心为何涌起一股淡淡的落寞,

难道因为她可能是剑魔曾经喜欢的女子吗,

“九星王级猎手,星源大路尊称其为樱仙子,”

“精龙深造的实力情况呢,”

“强的龙主华月不过一星王级实力,剩余的五名长老实力和我相差无几,”

“也就是精龙深造倾巢而动也无法对宁淅雨构成太大威胁,”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星源大陆富盛名的炼金术师金研女目前被尊为上卿,在精龙深造做客,

反正,我敢肯定,只要得到宁淅雨的消息,精龙深造上面的势力不会袖手旁观,”

“他们能來是的,宁淅雨有人对付,但为了对付蝮蛇的导师,精龙深造的主和几位长老一定也会前來,

核心力量一旦外出,精龙深造内部留下的都是些小角色,”

辛武吹灭眼前的几缕火星,眉眼中的自信似乎在说,看,解决他们就像吹口气一样简单,

“你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一点,精龙深造肯定会有所部署,

即使力量有所削减,但仅凭我们两个人还是有难度进入内部,”

辛武伸出的食指左右摇摆,似乎早就知道了嘉文的担忧,神秘浅笑:“谁告诉你,想打精龙深造主意的只有我们两个人,”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