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故事全村要杀死我我哥带我跑到山里却遇见了我死去的未婚妻

时间:2019-06-18 13:00: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那时候没有监控,没有指纹提取,屋子里除了玉凤一个死人,就只有我一个活人,想要替我证明我没有对玉凤下毒手并不容易。

我很紧张,不知道秦仲卿会怎么做,因为不管他怎么做,都关乎到我的生死。

村长疑惑看看秦仲卿,点点头,“好,只要你能替秦鹏飞证明,我们不会为难他。只是,你要怎么证明?”

秦仲卿没有说话,而是走进了屋子。

村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进了屋子。

除了他们之外,再没人敢进去,我更是双腿发软,战战兢兢站了起来,却没有挪步。

那种血腥的场景,我再不想看第二遍!

很快,村长就出现在了屋门口,冲着院子喊了一声,“三愣子,去把你家那只黑猫抱过来,快点!”

黑猫?

这个时候要黑猫做什么?用黑猫来证明我的清白?

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继而交头接耳议论起来,都在讨论秦仲卿要这黑猫要做什么。

有老人就说,黑猫通灵,如果有黑猫从死人身边跳起,死人就会诈尸,秦仲卿会不会是想让玉凤诈尸,然后再让玉凤的魂魄上身,让玉凤自己告诉大家伙,到底是谁对她下的毒手吧。

旁边听着的小年轻提出了疑问,说玉凤早就死了,魂魄也早就去阴曹地府报到了,现在的玉凤只是一具尸体,尸体是没办法说话的。

院子里的乡亲正争论时,三愣子已经把他家的黑猫抱过来了。他家的黑猫很特别,全身没有一根杂毛,一双眼睛却是绿色的,大晚上看到它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会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瘆的要命。

三愣子不敢进屋,快走到屋门口时,大声叫了几声村长。

村长很快就再次出现在屋门口,把黑猫接了进去。

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

就在院子里的乡亲都等的不耐烦的时候,黑猫从屋里出来了。

黑猫从屋里出来之后,立刻就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因为黑猫再出来之后,身上背着一双鞋!

那双鞋一前一后,横着放在黑猫光亮的后背上,被黑猫背着走出了屋子,又走到了院子。

之前跟着春花爸一起进屋看过的一个人喊了起来,“黑猫背着的,是玉凤的鞋!奇怪了,那鞋子又没绑着也没粘着,黑猫又是畜生,那鞋子怎么会一直在它后背上掉不下来?”

“猫背鬼!”一个苍老声音惊讶响起,“这是猫背鬼啊,有鬼穿着鞋踩在玉凤后背上,所以那鞋子掉不下来!”

院子里看热闹的人身子跟着抖了抖。

不用说,踩在黑猫后背上的那只鬼,肯定是玉凤的鬼魂!

秦仲卿这真的是要玉凤自己去找对她下毒手的人了!

更让看热闹的众人惊疑的是,那黑猫背着一双鞋子之后,走路不像之前那么轻盈灵巧,却像是背着无比沉重的东西一样,走的异常缓慢,像个迟暮老人一样,慢慢的,一步一步朝院子外走去。

“跟着它,看看它要去哪里!”

黑猫一走出院子,院子里的人哗啦跟出去了一大半,我也好奇,迈着还发软的腿跟了出去。

黑猫走的很慢,一步三摇。

跟在它身后的一群人屏气凝神,不远不近跟着,谁也不敢走近,生怕惊扰了黑猫。

但凡黑猫稍稍在哪家门前停下,人群中都会响起一阵骚动。

毕竟,黑猫要找的,是对玉凤下毒手挖了她肚子的人!

这么凶狠歹毒的人,谁都想知道到底是谁!

我的一颗心,也跟着黑猫的停顿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定。现在没有谁比我更热切的想知道,到底是谁要在背后陷害我,将我置于死地了。

走了大概多半个小时,黑猫终于停下了。

我的心,瞬间就悬了起来,快速抬头朝黑猫停下的那一家门口看去。只看了一眼,我只觉得嗡的一声,脑袋一片空白!

黑猫停下的地方,是老烟爷家门口!

要陷害我的人,居然是老烟爷?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老烟?老烟平时跟神算子一家关系要好,这黑猫该不会是搞错了吧?”不仅是我,跟着一起看热闹的一群人,很快就七嘴八舌提出了疑问,都认为可能是黑猫找错地方了。

村长和秦仲卿也跟着走了出来,村长看看老烟爷家紧锁的大门,冷冷说了一声,“敲门!”

很快,就有人上前去咚咚敲门。

敲了半天,老烟爷家始终静悄悄的,没人开门。

“村长,老烟爷好几天都没回来了,没人会开门的!”村长让人敲了半天门,终于有人小心翼翼提醒村长,“这黑猫是不是找错地方了?老烟爷几天都没有回来,怎么下毒手?”

村长扭头看向身旁的秦仲卿,“大师,你说呢?”

他把这个难题,直接扔给了秦仲卿,让秦仲卿解答。

秦仲卿没有解释,他只是弯下腰,轻轻拍了拍那只黑猫的脑袋。

那黑猫像是忽然惊醒一样,快速晃了晃脑袋,将身上的鞋子晃到了地上,然后“喵呜”叫了一声,箭一般从人群中蹿了出去,接着跳上了一堵墙,瞬间消失不见了。

秦仲卿又让人弄了点锅底灰过来,均匀洒在了老烟爷家门口,接着在洒满了锅底灰的地方,泼了一盆水!一盆水泼下去之后,洒满锅底灰的地方,竟然显出了一排清晰的脚印来!

有人拿着黑猫抖落在地上的玉凤那双鞋放进了脚印内,围观的乡亲们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玉凤那双鞋放进那脚印内,不大不小,正好!

老烟爷家门口的那双脚印,是玉凤的脚印!

任谁都明白,如果老烟爷跟玉凤没关系,那玉凤的脚印不会出现在他家门口。

“村长,还有问题吗?”秦仲卿回头看向村长,面无表情问。

“就算跟老烟爷有关系,也不能说明跟秦鹏飞没关系。”村长语气和表情都很生硬,“秦鹏飞屋子里的那一滩血,就足以说明一切。”

村长还是不肯放过我!

我总觉得,村长并不因为玉凤被挖了肚子不放过我,他不放过我是有别的原因。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一时还不清楚。

“等老烟爷出现!”秦仲卿目光很冷,晃向村长,目光像是两把刀。

“老烟爷都出去这么久了,谁敢保证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村长微微皱了皱眉,一脸不满。他是这个村子的权威,很少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挑战他的威信。

秦仲卿站到我跟前,有意无意挡住了我,缓缓吐出了三个字,“那就等!”

我骤然变色。

村长在村里一向说一不二,秦仲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忤逆村长,村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十几个年轻小伙子见秦仲卿“出言不逊”,立刻将秦仲卿和我团团围在了中间,就等着村长一声令下了。

村长紧紧盯着秦仲卿的脸,目光阴冷,脸色由惨白变为铁青,盯着秦仲卿片刻之后,却咬着牙挥了挥手,“好,就等老烟爷回来!”

说完之后,他转身朝我家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

我也惊讶看向村长的背影,他这是……放过我了?

“走!”秦仲卿没给我更多的思考时间,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拽着我朝面粉加工厂的方向走。

他的手很硬,跟铁钳一样,我的胳膊给他箍的生疼。

没有人敢拦我们,也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直勾勾看着我们,目送秦仲卿带着我一步一步离开。

终于,我跟秦仲卿一起回到了面粉加工厂。

秦仲卿松开了我,我一屁股跌坐在座椅上,全身软的跟一滩烂泥一样。平复了半天的心绪,直到快晌午的时候,我才确定我这是跟阎王殿里走了一遭,算是死里逃生了。

秦仲卿硬生生将我从垂死边缘拽了回来!

我对秦仲卿的崇拜,又增加了几分。

要知道,刚才我几乎被村长和全村人宣判了死刑,可他愣是能跟村长抗衡,将我救了回来!

我甚至隐隐觉得,村长似乎有些忌惮秦仲卿。

只是,他一村之主,只要一声令下,全村人都会跟秦仲卿对着干,为什么要忌惮秦仲卿?

“说吧,你发现什么了,村长为什么要针对你?”秦仲卿将我带回面粉加工厂之后,一直没有搭理我,直到我平复下来之后,他才走到我跟前,居高临下看着我问。

我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哥,你的意思是,村长针对我,是因为我发现他的秘密了?”我吃惊问秦仲卿,“可是,我没发现他什么秘密啊,我就问他,是不是他把玉凤送到禁山的……就因为这个,他就要要我的命?”

秦仲卿黑黝黝的目光一瞬不瞬看着我,没有接话。

我挠了挠脑袋,“真没什么了……”

我有些心虚,不敢过多看秦仲卿的目光,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爷爷给村长写信的事。

“对了,村长告诉我,说十八年前,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村子里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当时只死了咱妈一个人,很快就被爷爷给解决了。”我知道秦仲卿不会信,只得又透露了一点。

有些事,仅凭着我一个人去查,也查不到身眉目,不如让秦仲卿帮我一起查。

秦仲卿目光闪了闪,又盯着我看了片刻,这才转身去隔壁了。

他离开后,我顿时觉得周围的压迫感瞬间消失,大口大口喘了几口气,一颗心咚咚直跳。

秦仲卿的存在感太强大了,他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一句话,其他时间都只是盯着我看,我却紧张的满头大汗,心如鼓捶。

好在秦仲卿后来一直待在隔壁,一直到晚上才出现,扔给我一罐罐头吃,等我吃饱之后,他淡淡说了一句,“鹏飞,你跟我出去一下。”

我好奇问,“去干什么?”

秦仲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匕首来扔给了我,示意我带在身上,转身就往外走,走到屋门口时才说了一句,“村长今晚要行动!”

本文来自小说《绝美阴妻》

本文作者:漁舟唱晚9(今日头条)Tags:猫 蒋敬 小说

朝阳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癫痫医院哪好
新疆专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